<span id="7l9td"></span><strike id="7l9td"></strike>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
<th id="7l9td"></th>
<strike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trike>
<th id="7l9td"></th>
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首页云水僧与云水书车

云水僧与云水书车

2019-03-04 13:55:07 来源:星云大师
?#21152;錚?/span>享受欢喜、享受奉献,才是无限的受用。

贫僧的名字?#23567;?#26143;云」,星星高挂在天上,白云飘浮在空中,我也不愿意登在天上,也不愿意挂在空中,好在出家人一般都称「云水僧」。水,流在山间小溪,汇成江河湖海,觉得「云水僧?#25346;?#38750;常适合贫僧做另一个名字的称呼。

佛光山开山以来,常常要出版一些纪念刊物,尤其开山四十年的时候,徒众说要替佛光山和贫僧出版一本影像专辑,我就把它订名为《云水三千》。那本书有五公斤重,大多是贫僧在世界上到处云水的纪录。所?#20581;?#20113;水」,让贫僧像白云飘浮自由,像流水婉转自在,所以一生也居无定所,真正是一个「贫僧?#36141;汀?#20113;水僧」了。

有一位日本僧人?#23567;?#28404;水?#36141;?#23578;,我对这个名字非常羡慕,因为我们中国人「滴水之恩,涌泉?#21592;ā?#30340;文化传统非常美好,所以,后来佛光山为信徒服务餐饮、提供简?#36710;?#22320;方,都名为「滴水坊」。如:「滴水食坊」、「滴水书坊」、「滴水花坊」、「滴水画坊」等,?#23478;浴?#28404;水」为名;甚至在台湾、大陆都向政府申请注册,意思就是要感念世间上所有的恩人,虽是「滴水之恩」,?#19994;薄?#28044;泉?#21592;ā埂?/p>

「滴水」之外,贫僧自然也喜欢「云水」,所以佛光山很多建筑、弘法单位,也跟着这个意思都把它订名为「云水」。比方,信徒客人来居住的地方,我把它定名为「云水寮」,过堂餐饮住宿的地方是「云居楼」。连佛光山的医疗诊所,到各个乡间偏远的地方施诊,我都把它名为「云水医院」。在三、四十年前,贫僧已经五、六十岁了,但还不算很有办法,只能像悠悠的浮云、潺潺的流水一般,随分随力弘法利生。

我们曾经拥有十余部云水医疗车,每天浩?#39057;?#33633;的出发到各山区服务,我办不起大型的医?#28023;?#19981;过,我们希望让健康?#26143;?#30340;人出钱,为贫病的人治病,将医疗送到偏远地区,让贫苦的?#29992;瘢?#33021;因贫僧的一点心,减轻疾病辗转周折到?#38469;?#23601;医的艰难困苦,也不要因为医?#36139;?#33457;费许多金钱。

云水医院确实帮助过许多苦难的人士。只是政府在乡间也设有卫生所,他们不喜欢我们参与类似的工作,因为我们施诊不收费,影响他们的?#23548;ā?#25105;们不想妨碍人,就慢慢?#36873;?#20113;水医院」缩小到只在佛光山下服务的「佛光诊所」了。

但贫僧?#28020;?#20113;水」的喜爱,不甘就此结束。在二○○七年发起,花了一亿多元陆续打造五十部云水书车,也就是所谓的「行动图书馆」。每一部云水书车上,配备的图书有数千本之多,每天穿梭在偏远的山区,遥远的海边,甚至穷乡僻壤,让一些贫穷的儿童,也能在云水书车里,读到他们喜爱的读物。好比漫画、童话故事、英雄传记、?#20449;?#20256;,或相关科学、时代新知等各种书籍,以及报章文艺刊物。

这些云水书车归属佛光山文教基金会管辖,由如常法师担任执行长,规划相关购书、培训、发展等事宜。我们基金会没有对外募捐,也没有零星的捐款,是把滴水坊的收入,以及靠着为南华大学在校外兴建的学生宿舍的房租津贴,?#32654;?#20570;为云水书车经常费之用。包括图书、油钱,车辆保养、司机的补贴等,每个月都在五百万元左?#36965;?#36824;有一些?#28216;?#24320;支,一年下来已经将近一亿元。

如常法师经常为这许多困难愁眉苦?#24120;?#23613;管如此,他对儿童的教育和我同样热心,每年还继续举办相关儿童说故事比赛、小作?#33402;?#25991;比赛、儿童绘画比赛、儿童欢乐艺术节等活动,?#30475;?#21442;与的小朋友?#21152;星?#20154;以上,甚至达到四、七万名也?#23567;?/p>

现在,?#24247;?#20113;水书车一到达目的地,小朋友就会蜂拥而来。我们在大树下、操场上停下来,车子里也准备了小板凳,可以在书车?#21592;?#22352;下来看书。也有一些偏远的学校,特别欢迎书车到他们?#25250;錚?#25552;供学生阅读一些课外读物,提高小朋友的读书兴趣。我们和这许多位处偏乡、设备简陋的中小学?#29486;?#26080;间,希望为学生带来智慧、带来欢喜。

我记得这五十部云水书车宣誓授旗时,承蒙当时的教育部部长亲临参与,但多年来,也没有得到教育部的片言只字,或补助一、两本书籍。贫僧想,经常讲说要为社会、要为国家,我们没有向信徒要钱,也没有向政府要求补助,但云水书车像飘飘的云、潺潺的水,在大家的努力发心下,在穷乡僻?#28010;?#19981;为人知,自然有一些护持的因缘。

之所以愿意这样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到贫僧幼年失学,了解没有读书的苦处。现在能有一些办法,为和我童年相同命运的孩子尽一点心意,这也是平生快慰之事。

多年来,许多的义工妈妈,自愿发?#27597;?#38543;云水书车,在台湾各地山区海边,为儿童讲说故事,唱着歌谣;记得高雄市长陈菊「花妈」,也曾经在我们云水书车旁,为小朋友说故事。而驾驶的海?#29976;?#21460;们也帮腔助阵,变变魔术,来吸引儿童看书的兴致。现在全省已有五百个服务点,当书车的两翼打开,像大鸟一样展翅,见到孩?#29992;?#24778;喜兴奋的神情,所有的奔波辛?#20572;捕?#19981;算什么了。

回想起六十多年前,贫僧在宜?#30002;?#21021;办的儿童班,也就是所谓的「星期学校」,?#24247;?#26143;期天,儿童不在学校,我都叫他们到宜兰念佛会里?#24202;?#21152;活动。当时,请来张慈莲做主任,林美月担?#21355;?#24072;,她们四十年如一日,?#28216;?#25903;领车马费,非常疼爱这许多小朋?#36873;?#26377;时候,给一张小小的画片、一粒糖果、一块饼干,儿童们就喜不自胜,我?#20146;?#24049;也欢喜不?#36873;?#25152;?#20581;?#21916;舍、喜舍」,舍,就是欢喜,真是一点也不错。

那时候,实在因为地?#25945;?#23567;,?#30475;?#38598;合的儿童都在千人以上,只得在?#26053;?#22806;面的庭院活动。有时看到八、九岁的小妹妹,身后还背着一、二岁的小弟妹,也会合掌跟在后面念佛,让贫僧看?#33487;?#26159;?#22756;?#30408;眶、感动不已,觉得自己若?#29615;?#35475;普度众生,实在愧对出家为僧。

那许多儿童班的小朋友,后?#24202;?#21152;学生会、补习班、歌咏队,一路?#27801;ぃ?#26377;的人在大学教书,有的人做医生,有的人做过县议员、立法委员,也有人在监狱布教等,各行各业?#21152;校?#29616;在很多?#23478;?#36864;休了。像?#26234;逯尽⒘中?#32654;夫妇,每个星期都到监狱里教化,?#29615;?#24515;就是四十余年,风雨?#27426;希?#25919;府聘请他们担任正式的义务教诲师。政治大学郑石岩教授,担任过教育部常委,著述?#27426;希?#22312;佛教心理学方面开创出一片天地,教学、心理辅导,令无数人获益。医师李宗德不但自己在国内行医,也和当初我们的大专夏令营数十位做医师的学员,像在洛杉矶的沈仁义、李锦兴,在日本有林宁峰、福原信玄等,一同在国外行医救人。让贫僧云水弘法中,偶尔有一些小毛病,都?#22270;?#20182;们把医疗器材搬来我们寺中,为我无偿治疗,这在海外真是一件奇人妙事,令人感动不?#36873;?/p>

回顾贫僧这一生云水弘法,撒下菩提种子,如今长大,不但自己花果满树,又在各地撒播种子,结果实在无限无量。这数十年来,贫僧每年云水绕地球?#20581;?#19977;圈是常有的事情,在台湾上山下海、东南西北,也是经常有之。我们称念的「阿弥陀佛」是一句佛号,意思是无量光、无量寿。所谓无量寿,超越了时间;所谓无量光,超越了空间。能超越时间、空间的,那就是宇宙的真理。贫僧一生学佛念佛,希望能可以忘记时空的限制,忘记人我的?#28304;?#24536;记生死的流转,所?#20113;?#20711;又号「云水僧」,又怎能说不?#22235;兀?/p>

从儿童班、星期学校到云水医院、云水书车,六十多年的岁月,就在默默无闻中,?#37027;?#30340;过去了。贫僧没有什么了不起,都是那许多义工、说故事的老师、说故事的妈妈、开车的叔叔等无名英雄的发心,他们的精神实在伟大。

这五十部云水书车,除了在台湾,也开始在香港、日本、祖庭宜兴大觉寺发展了,都是由我们各地分别院的徒众、义工?#23637;耍?#32500;持正常运作。这些云水在全台湾各处偏远山区海边的书车,偶而佛陀纪念馆有大型的集会,也会把所有的车子全部调回来,一起展翅开放,让活动期中的大、小朋友看了都感到惊奇不已,一同在书车旁流连观赏阅读。

慈悲喜舍在热闹的地方去做比较容易,在冷淡寂寞的地方就不容易了。佛光山也不?#27426;?#20197;大学、报?#20581;?#30005;台做为教育文化的传播工具,我们全台湾的分别院?#21152;?#20799;童教室、儿童图书?#36965;欢?#22312;乡间农村、偏远的山区,我们也愿意?#23637;四?#35768;多缺少慈爱的儿童。

有一些了解我们的信徒,像赖维正、刘招明、刘珀秀、陈?#36864;场?#34081;国华、谢承濂、白清栋、蔡璧玉、王碧霞、江陈喜美、陈宝月等等,甚至也有人把退休金捐出来赞助购买这些云水书车,他们对于教育的热心,怎让我不感动呢?最近,闻说香港的蔡蝴蝶、高雄的翁贵瑛等,又再发?#27597;?#25424;赠一部,也要花费一、两百万元。他们欢喜、我们欢喜、小朋友更欢喜,看起来给人给?#28023;?#25152;?#20581;?#33258;利利他、自觉觉人」,奉献服务,都是彼此欢喜啊。

其实,世间的钱财有散尽的时候,享受欢喜、享受奉献,才是无限的受用。

郑科彦 本文来源:星云大师 作者:星云大师
星云大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返回顶部
极速赛车游戏
<span id="7l9td"></span><strike id="7l9td"></strike>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
<th id="7l9td"></th>
<strike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trike>
<th id="7l9td"></th>
<span id="7l9td"></span><strike id="7l9td"></strike>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span id="7l9td"><dl id="7l9td"></dl></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pan> <strike id="7l9td"></strike>
<span id="7l9td"></span>
<th id="7l9td"></th>
<strike id="7l9td"><video id="7l9td"><ruby id="7l9td"></ruby></video></strike>
<th id="7l9td"></th>